当前位置:好域名奇闻红楼梦 太虚幻境真相大揭秘
红楼梦 太虚幻境真相大揭秘
2022-11-18

《红楼梦》故事发生地点,正面是大观园,反面是太虚幻境,脂批中也曾提到“大观园是诸艳群芳之太虚幻境”。大观园是进行时,太虚幻境是回光返照。

太虚幻境是什么地方?坟墓也!阴间也!正所谓“幽微灵秀地,无可奈何天”。幽者,九泉之地也!微者,不明也,无也,非也!灵秀者,女儿也!何为奈何天?良辰美景旧河山,赏心乐事谁家院?正是那:昨夜朱楼梦,今宵水国吟!

太虚幻境真相大揭秘">

太虚幻境是大观园这面风月宝鉴的反面真相,警幻仙子则是贾元春;痴梦仙姑林黛玉;钟情大士史湘云;引愁金女薛宝钗;度恨菩提妙玉。

《红楼梦》原文索隐赏析:

第五回“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”

题曰:春困葳蕤拥绣衿,恍随仙子别红尘。问谁幻入【华胥境(黄帝昼寝,梦游于华胥氏之国,华胥感异迹而生一子庖牺)】,千古风流造【孽(薛子)】人。

[好事终]画梁【春尽】落香尘。【擅(禅,禅为虚,夺为实)风情(清风)】,【秉(秉性原来面貌)月(明)貌】,便是【败家(亡国)】的【根本】(原因)。箕裘颓堕皆从【敬(贾敬)】,家事消亡首罪【宁(宁国府,南京石头城)】。【宿(平素)】【孽(薛子)】总因【情(清)】。

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.刚至房门,便有一股细细的【甜香袭人】而来.宝玉觉得眼饧骨软,连说"好香!"入房向壁上看时,有唐伯虎画的《海棠春睡图》,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,其联云:嫩寒锁梦因春冷,芳气笼人是酒香。

案上设着【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(镜室秘事)】,一边摆着【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】,【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(绯闻)】。上面设着【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(含章殿是寿阳公主的,寿昌含章者,什么章?玉玺也】,悬的是【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(同寿昌宫主制的莲朱章)】。

宝玉含笑连说:“这里好!"秦氏笑道:“我这屋子大约【神仙也可以住得了(警幻仙子之妹可卿住处)】。”说着亲自展开了【西子浣过的纱衾(以身许国)】,移了【红娘抱过的鸳枕(才子佳人同床共枕)】。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,款款散了,只留袭人,媚人,晴雯,麝月四个丫鬟为伴.秦氏便【分咐小丫鬟们(是作者吩咐读者好生看着“打架”。非偷小叔子之意。小叔子小姨子同辈之用)】,好生在廊檐下【看着猫儿狗儿打架(东府里除了这两个石狮子干净,恐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)(敢是两个妖精打架? 不然必是两口子相打)】。

那宝玉刚合上眼,便惚惚的睡去,【犹似秦氏在前(真个在前)】,遂悠悠荡荡,随了秦氏,至一所在,忽听山后有人作歌曰:

【春梦(朱楼旧梦)】随【云(史湘云)】散,飞【花(林黛玉)】逐【水(薛宝钗)】流,寄言众儿女,何必觅闲愁。

宝玉见是一个仙姑,喜的忙来作揖问道:“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,如今要往那里去?也不知这是何处,望乞携带携带。”那仙姑笑道:“吾居【离恨天之上(天缺国破离恨生)】,【灌愁海之中(灌愁的是水,水之最者,海也)】,乃【放春山(恶山)遣香洞(恶洞)太虚幻境警幻仙姑】是也:司人间之【风情(后金薛家之情,以`情而不淫'作案,饰非掩丑之语.好色即淫,知情更淫。才子佳人掰谎神骂)月债(明之血债)】,掌尘世之女怨男痴。

因近来风流冤孽,缠绵于此处,是以前来访察机会,布散相思.今忽与尔相逢,亦非偶然.此离吾境不远,别无他物,仅有【自采仙茗一盏】,【亲酿美酒一瓮】,素练魔舞歌姬数人,新填《红楼梦》仙曲十二支,试随吾一游否?"

宝玉听说,便忘了秦氏在何处,竟随了仙姑,至一所在,有【石牌横建(照应大观园处)】,上书"太虚幻境"四个大字,两边一副对联,乃是: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

转过牌坊,便是一座【宫门(皇宫之门)】,上面横书四个大字,道是:“【孽海情天(薛子,水国,水之最,海;清之天下)】"。又有一副对联,大书云:厚地高天,堪叹【古今情不尽(水愁不尽)】,痴男怨女,可怜【风月债难偿(血债难偿)】。

那宝玉恍恍惚惚,依警幻所嘱之言,未免有儿女之事,难以尽述.至次日,便柔情缱绻,软语温存,与可卿难解难分.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,忽至一个所在,但见荆榛遍地,狼虎同群,迎面一道黑溪阻路,并无桥梁可通.正在犹豫之间,忽见警幻后面追来,告道:“快休前进,作速回头要紧!"

宝玉忙止步问道:“此系何处?"警幻道:“此即【迷津(风月障眼法)】也。深有万丈,遥亘千里,中无舟楫可通,只有一个【木筏】,乃【木居士(赤心木,朱)】掌舵,【灰侍者(木已成灰)】撑篙,不受【金银(后金)】之谢,但遇有缘者渡之.尔今偶游至此,设如【堕落其中(伏贾瑞,警读者)】,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。”

话犹未了,只听【迷津内水响如雷(水患)】,竟有许多【夜叉海鬼(夜叉者海鬼也,水国之国贼禄鬼也!薛宝钗也!夜叉者,宿孽清也!宿为夜!钗者,从金,叉声!)】将宝玉拖将下去.吓得宝玉汗下如雨,一面失声喊叫:“可卿救我!"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,叫:“宝玉别怕,我们在这里!”

【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(又说猫狗打架事,未曾离开)】,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,因纳闷道:“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,他如何知道,【在梦里叫出来(梦幻者,提醒阅者耳目)】?"正是:一场【幽梦】同谁近,千古情人独我痴。

本文来自大风号,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。